bwin娱乐城能充钻吗: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交换

bwin娱乐平台 www.q0of2.com 目录:女皇撩夫记| 作者:许卿悦| 类别:散文诗词

    他们这是有多大意,竟然没想到这个漏洞。

    不对,也想到了,可是花舞不愿意来,加上她今日及笄,他们或许心存侥幸了。

    羽姬一眼就看到了风末。

    “末儿??!你来的倒是快,去把孟夏叫来,否则他老娘和他女人就要没了,桀桀.....”

    风末双手攥紧,周身寒气直冒,古亦瑾和花舞竟然都被她抓来了!

    南华也到了风末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风大人,你去叫太子殿下吧,我在这周旋片刻?!蹦匣醯没故亲约涸谡庵苄鲜?,风末那秉性说不定立马就能冲上去送死。

    凤凰和小哪吒也齐声道:“主人快去叫太子?!闭饬蕉跄训玫囊恢乱饧?。

    风末一咬牙,转身骑着凤凰往昆仑山飞去。

    羽姬冷哼了一声,吴绍群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娘娘回来了,娘娘真英武!”

    羽姬看了他一眼:“你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回宫处理急事了,我想着你这边需要帮忙,就赶过来了?!蔽馍苋郝冻鎏趾冒愕男θ?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吴绍群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“别和孤玩心计,孤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出去给我散布的谣言如何?”羽姬还要斥责。

    吴绍群扑通一声跪下道:“我说,娘娘,皇上昨儿个宠幸的那个贵人又被人下了春药,皇上急匆匆地回去了......”他没再继续说下去,但是羽姬已懂了。

    她的周身顿时散发出一阵暴戾的气息,吴绍群还低着头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去盯着他们,有什么事回来给我汇报?!庇鸺吡宋馍苋阂唤?,吴绍群赶紧起身往皇宫放下赶去。

    黑色斗篷下的人走近羽姬。

    “娘娘,阵法已经安排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,诸咎,若是孤来坐天下,你觉得是否可行?”

    诸咎半晌答道:“最好不要这样,我怕娘娘你也压不住龙脉的气息?!?br />
    城墙上,初春的风如刀割,羽姬的气息也愈发冰冷。

    “难道没有什么办法,一劳永逸的吗?”

    诸咎犹豫道:“娘娘也可效仿前面那位.....”

    羽姬一怔,随桀桀笑道:“孤知晓了,等把太子拿下再说?!?br />
    诸咎眼里闪过一丝莫明的光,没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南城门的风真的很凌厉,花舞想要开口和古亦瑾说几句话也不行。

    她们俩的修为都被封住了,甚至话都不能说,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小蔷薇和爆米花用意识交流。

    眼前这情形很清楚,让孟夏来,用她们要挟孟夏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孟夏会为了自己做什么,但是她知道孟夏肯定会救古亦瑾。

    花舞扭头看向古亦瑾,她给了她一个极为安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看得出古亦瑾很淡定,花舞略心安。

    天空传来龙吟,一头黑龙从山顶盘旋而下,花舞一喜,她都忘了还有君轶这个人。

    是了,孟夏或许不会救她,君轶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吧。

    黑龙越来越近,花舞睁大了眼睛,她以为看错了,黑龙上站着的分明是孟夏!

    孟夏听到风末的报信,来的匆忙,根本就没想起戴君轶面具这回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黑龙上是孟夏??!

    综合以往的种种,花舞瞬间想通了一件事,孟夏就是君轶,这是个不容忽略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从最初在晋阳救她,就是为了龙脉后面这个伏笔。

    而这次在龙脉没有杀了她,或许是为了留着她看看后面是否可用,至于一路跟着她没再杀她,大概是听了皇后古亦瑾的那段话。

    难怪她次次都有熟悉感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内心渐渐冷却,脸上更加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孟夏却直奔羽姬而去,半空中,一人一龙与羽姬对峙。

    “皇儿别来无恙,你想要那两个女人平安,就亲自下来与孤谈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不能对孤动手,你看看,孤只要抬抬手,她们俩背后的两个暗卫瞬间就能让她们灰飞烟灭?!?br />
    羽姬努努嘴,示意孟夏看过去。

    孟夏转身看了过去,花舞和古亦瑾的背后站着的两个暗卫,手里的剑正顶着她们。

    他又扫了一眼花舞,只一眼,花舞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没读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条件可谈吗?”孟夏再次看向羽姬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明人不说暗话,孤知道你不能踏入这个城池,你只要下来,就会没了修为,所以,孤只能同你在城内谈,否则,你都入了仙门了,孤岂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羽姬说完发出桀桀地怪笑。

    “那要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走到这里,人我即刻放!”

    孟夏闻言欲要飞身下来,古亦瑾突然大喝一声:“夏儿不可?!?br />
    花舞一惊,她们明明被封了修为,怎么她能说话了呢?

    羽姬也是一愣:“你个臭女人,你是用了什么法子,慢!”

    她转向孟夏道:“孤现在改主意了,只能放一个,你挑一个吧?!?br />
    这什么鬼问题,这分明就是你媳妇和你老妈掉水里了,你要先救哪个的同类型题目嘛。

    能不选吗?显然是不能。

    城墙内外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从最开始谈判到现在,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明白这个局的关键。

    孟夏只要妥协进城了,外面这大军的优势就失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至于能不能出来,那就更不好说了,那些刚刚投诚的人,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羽姬这一招竟然能威胁到孟夏,这是许多人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“选小舞儿,夏儿,我没事的?!惫乓噼俅胃吆?,花舞挣扎着想表达什么,可是她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“小蔷薇,爆米花,你们俩去提示她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的,我们俩和你一样不能动,只能意识交流?!毙∏巨卑ι酒?。

    花舞这才明白,封了她的修为,等于封了契约兽。

    孟夏蹙眉,身后响起风末的声音:“这样吧,娘娘,二换二可以吧?!?br />
    风末骑着凤凰飞掠而至。

    羽姬眼神一闪,又桀桀笑了起来:“二选二吗?好主意!末儿是要拿自己换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风末眼神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羽姬玩味地看了看他们,似乎在犹豫,要不要答应风末的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毕竟,虽然孟夏到了城内没修为,风末有??!

    她给诸咎传音:“加一个风末的话,能拿下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诸咎给她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孟夏眼神如冰道:“你若不换也可以,本王可以不要她们!大军会继续屠城!”

    说话间是随之而来的是满满的威压。

    城下许多军士叹口气,就是嘛,男人就应该成大事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女人哪里都会再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