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win娱乐平台下载地址:正文卷 第767章 原来是不能说啊……

bwin娱乐平台 www.q0of2.com 目录:天后养成手札| 作者:容焉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何矜夏转而往其他地方扫,发现几乎都是一个样,林立在街道两旁的全是小店?!ぁ宦堋恍 ?br />
    她想了想,干脆道:“就把我们所在的街景拍过去吧,你看看这样他认不认得出来?!?br />
    钱导跟罗佑两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操作手机,好不容易把照片拍过去了,但助理又不是个城市通,也弄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,一时之间他们还得接着找地方。

    还好上天可能也不想看他们过的如此凄惨,有华人在附近开店,听到了熟悉的华夏语,就好奇地朝他们看了看,问:“你们是过来旅游的吗?”

    听见有人说华夏语,钱导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,连忙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知道了地方,助理不一会儿也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干瘦的男子,浑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要不是脸一看就是华夏人,跟当地人不同,不然他们一行人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钱导跟这个人一见面就互相拥抱在一起,正宗的华夏语也不说,双方你来我往飙着家乡话,何矜夏等人听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互相寒暄了好一会儿,钱导才把注意力转向他们,“走吧,我们现在就去场地?!?br />
    钱导的亲戚朝他们连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,来的路上忽然闹肚子,因为太疼还跑去医院打了个针才感觉好点。

    何矜夏等人都接受了他的道歉,毕竟是事出有因又不是故意迟到,而且现在也到了,在计较之前的事没意思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何矜夏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渐渐变成了一片翠绿的田地,然后是沙尘漫天的黄土地,不由陷入一阵恍神。

    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,忽然从窗口看到了个站在路边手里提着枪的男子,眼睛戴着副墨镜,脖子上挂着粗大的金链,嘴里还叼着根烟,与她视线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何矜夏身体一个激灵,看见这个人之后浑身上下的睡意都被扫光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着罗佑,见他正闭上眼睛闭目养神,不由推了他一把,小声道:“我刚看见有人提着枪?!?br />
    罗佑大脑还一阵迷糊反应不过来,坐在他旁边的龚洪宇听到了,说:“不用担心,这个城市很安全,那些人拿着枪只是习惯而已,能增加点安全感或者是耍帅?!?br />
    何矜夏刚想问你怎么知道很安全,又想起别人以前的身份往小点说是维护治安和平,往大点说是维护世界和平,对这些战乱的国家应该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心中的不安稍微消散了一些,脑海灵光一闪,想到了之前导演跟她说的事,不由问:

    “钱导,你不是说部队那边会派人跟组吗,负责人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钱导笑了笑,意味深长地说:“负责人已经跟过来了??!”

    “???”何矜夏跟罗佑面面相觑,懵了。

    罗佑左右看了看:“我们身边没有陌生人啊,他开车在我们后边跟着?”

    龚洪宇这时默默地举起爪,咳了咳:“我就是负责人?!?br />
    何矜夏/罗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以为龚洪宇只是个纯纯的小新人,结果原来他才是幕后**oss??!

    见两人的眼神有些诡异,龚洪宇解释道:“你们也知道我以前是个退伍军人,刚好以前跟一些部队领导关系好,所以就把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派给我了?!?br />
    罗佑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做特警武警的,这能跟武器研发扯上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何矜夏:“就是,现在警察都这么全能了吗,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,打得了敌人,还能搞科研?”

    龚洪宇眨巴着那双黝黑的大眼睛,这老男人卖起萌来让人感觉春心都动了,偏偏眼前的两位都不为美色所动。

    龚洪宇无奈一笑,使出了最终杀手锏:“事关部队机密,我不能说?!?br />
    罗佑拉长了语调,一副“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样子”:“哦,不能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何矜夏再次有样学样,脸色似笑非笑,更显意味深长:“哦,原来是不能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龚洪宇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压力,仍顽强坚守着,“嗯,不能说?!?br />
    见他不愿意说,何矜夏跟罗佑都不约而同地移开了头,默契的没有再进行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在圈子里不仅要嘴巴严,还要察言观色,谨慎选择是否知道消息。

    有的消息知道了无所谓,但有的消息知道了或许就会麻烦缠身,“好奇害死猫”这句从来不是空谈,在娱乐圈这种混乱的地方更是要守住自己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而龚洪宇这件事,很明显,还是别知道太多的好。

    一路开车来到了取景地,已经是傍晚时分,天空出现分明的黑夜与白天交界层,晕染成了一片瑰丽的红色,有种惊心的漂亮。

    这地方背部环山,前面就是用土墙搭建起来的院落群,每个房间都很小,L国人又普遍生的高大,在这里生活很多人都需要弯腰拱背,何矜夏她们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个场地在电影里是在中期出现的,因为是最难谈判下来的一个,而且谈判后取得的租期不多,所以钱导就决定先把这部分场景的戏给拍完,其他场景的戏挪后。

    虽然来到了取景地,但不代表第二天就可以立马进行拍戏,钱导的制作团队还没有跟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行人只是先行部队去打头阵的,等找到地方扎根了,后边的人才会陆陆续续的过来。

    等人员全都来齐,恐怕也是三天后的事了,这么一算,其实比钱导预计开拍的时间也没提前多久。

    翌日,何矜夏在一片阳光灿烂的清晨中苏醒过来,收拾穿戴整齐后去外边逛逛。

    她生物钟一直很正常,习惯早睡早起,在剧组里她通常是起得最早的一个,但今天一看,龚洪宇起的比她还早,在外边宽阔的土泥地上打拳。

    何矜夏在旁看着,见他休息了才问:“部队一直都这么早起床的吗?”

    龚洪宇打拳打的汗流浃背,还好他颇有先见之明的拿了一条毛巾挂在脖子上,此时他边用毛巾擦着汗边回答道:

    “起的要更早,跑个几公里然后出早操,再去吃饭,按时间算,现在都已经吃好早饭准备做第二轮训练了?!?br />
    何矜夏听得好奇,又问了他军队里的其他事。